登陆

我国向WTO申述美国,要害在美国这处程序违法

admin 2019-09-07 154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▲图片来自商务部网站截图

9月1日,美国对华3000亿美元输美产品中第一批加征15%关税办法正式施行。2日,我国商务部表明,将在世贸组织争端处理机制下提申述讼,根据世贸组织相关规矩,坚决保护自身合法权益,坚决保卫多边交易系统和国际交易次序。

既然是打官司,就有输赢。上一年,白宫办公厅曾发布数据:自1995年以来,美国提交给WTO的案子取胜率为85.7%,我国的取胜率为66.7%。弦外之音是,不管是双方博弈仍是多边机制裁决,美国都不怕。

那么,这次我国在WTO申述美国,会有什么成果?

向WTO提申述讼自身也是保护多边机制

在美国加征15%关税这件事上,我国向WTO申述美国也是按规矩行事。

原因是美国加征关税违背了自己从前作出的许诺。

我国向WTO申述美国,要害在美国这处程序违法
我国向WTO申述美国,要害在美国这处程序违法 我国向WTO申述美国,要害在美国这处程序违法

美国加征关税的首要根据是“301条款”。即美国有权对外国立法或行政上违背协议、危害美国利益的行为采纳单边报复举动。

经过十几年的立法,又细分为一般“301条款”,针对知识产权的特别“301条款”和针对自在交易的超级“301条款”。这其间,超级“301条款”是近年来美国独爱引证的。

问题是早在1998年,在美欧香蕉大战中,WTO争端处理组织就已作出结论:从条文看,“301条款”有违WTO规矩;不过,由于美国许诺严格遵守WTO争端处理组织的规矩行使“301条款”,“301条款”将不会违背WTO规矩。

美国其时作出的许诺是:“以清晰、正式、再次以及无条件方法许诺,即USTR(美国交易办公室)将仅根据DSB(WTO争端处理组织)判决做出确定。”

而美国加征3000亿美元输美产品15%的关税,便是白宫几个人拍脑门决议的,彻底没有和WTO争端处理组织打招呼,这便是程序不合法。

当然,有人可能会挑刺:1998年我国还没有参加WTO,美国的许诺是否适用中美交易冲突?

在我国参加WTO前,中美交易彼此给对方最惠国待遇。而关贸总协议第一条就规矩,缔约国对来自或运往其他国家的产品所给予的利益、优待、特权和豁免,无条件适用于其他缔约国的相同产品。美国专门针对我国产品加征关税,相同违背关贸总协议准则。

实际上2016年以来美国的交易方针早就令WTO各成员感到不安。WTO前总干事帕斯卡尔拉米称之为“中世纪交易办法”。我国向WTO申述美国的对错、输赢,信任包含欧盟在内的许多WTO成员心中早有判别。

美国可能用什么方法逃避责任

尽管输赢很清晰,但存在一个问题:美国会不会以退出WTO为手法,逃避责任。究竟,自特朗普上台以来,现已屡次要挟要退出WTO。上个月,特朗普再次发出了退出WTO的要挟,理由是WTO规矩只要利于其他国家挣美国的钱。

客观讲,特朗普的要挟在必定程度上代表了部分美国民众的观点。但问题是,即便特朗普真想退,现在也退不出去。

WTO有一揽子自在交易协议和争端处理机制,这不是一个一个的双方自贸协议能替代的。

更何况,美国与欧盟在钢铁、轿车等许多范畴还没有达到一致。与日本的我国向WTO申述美国,要害在美国这处程序违法双方协议尽管挨近达到一致,但与日欧自贸协议比较有许多待遇不同。

到目前为止,美国只与加拿大和墨西哥达到了新自贸协议,还适当不稳定。轻率退出WTO,将让美国经济不可控的危险添加,这不是特朗普在大选季敢打的牌。

所以,为给加征我国产品关税找理由,美国一些人一方面尽力找一些貌同实异的理由,如我国的交易方针对美国交易利益形成了担负等,以这些特别庞大含糊的理由躲避WTO争端处理机制的统辖。

另一方面尽力找详细案例指控我国强制技术转让等,寻求在WTO的争讼中占得先手。

问题是,就算指控我国强制技术转让,也和加征3000亿美元的我国产品关税挂不起钩来。由于加征关税的我国产品,多数是我国优势产品,用不着强制美国公司技术转让。

就算强制技阴虚火旺术转让,首要算的也是未来可能给美国形成的丢失,3000亿美元加征15%的关税和未来丢失没有半毛钱联系。

向WTO申述美国不是没牌打

有一种忧虑:曾经是采纳对等的、合理的报复办法,现在是向WTO申述美国,是不是没牌打了?

加征关税必定有价值,但不至于付不起。还有许多牌没有打出来,比方战略资源出口控制等行动,都能够对冲美国加征关税的负面影响。

并且要看到,就像3000亿美元加征15%的关税申述美国这样的官司,触及面非常复杂,不是一时半会就能结论的。

举个比如。7月份WTO上诉法官裁决,美国在前总统奥巴马执政时期对我国采纳的11起反补贴办法违背世贸规矩。

这场官司是2012年我国向WTO申述的,触及产品包含太阳能板、风力发电塔、钢瓶和铝型材,总值约73亿美元。73亿我国向WTO申述美国,要害在美国这处程序违法美元的官司7年才定案,能够想见3000亿美元加征15%的关税的官司耗时有多绵长。

因而,向WTO申述美国,与其说寻求的是即时利益,是让美国赶忙收手,不如说是长远利益,即经过保护WTO的权威性,保卫多边交易系统和国际交易次序。

从这个视点说,我国向WTO申述美国,有两重意义。

一层是经济上的,要保护我国产品的利益;另一层是政治上的,要为多边主义发声。这是一次多边主义和单边主义的对决。就算短期内见不到输赢,但也不能避战。

□徐立凡(专栏作家)

修改 狄宣亚 校正 李世辉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